【心理師看戲】《山茶花開時》:一個人能成為另一個人的奇蹟嗎?

文 / 張偉誠 諮商心理師

 (含劇透)

故事由單親媽媽冬柏孤身一人帶著孩子初來乍到一個陌生的地方開展,從小就是孤兒、欠缺自信的她,要怎麼在這個傳統氏族結構的小鎮邕山生活?又是如何追求屬於她自己的幸福?


這是一齣深刻描繪「人與人」關係的戲劇,劇情圍繞著「山茶花」這間小酒館的老闆娘冬柏與其身邊的人們。

圖片取自《山茶花開時》官方網站

「我也努力地想要過得很好,但是這個世界對我好冷酷。」

這是冬柏在劇中最無助而沮喪的台詞。孤兒、未婚媽媽、酒館老闆娘,一個個沉重的標籤,也是冬柏一路走來追求幸福的絆腳石。

幼年時,被母親拋下的冬柏,在孤兒院中長大,歷經了被退養、同儕欺負的童年生活,養成了與人互動小心翼翼、保持距離的習慣;在和前男友的感情關係中,看著對方在球場上發光發熱的同時,卻始終不安著自己對於對方來說,究竟有多少價值和重要性,最後黯然離開了這段感情;來到了這座傳統框架下的小鎮,同為女性的大媽們,受困於性別刻板印象的觀念,對著作為一個單親母親、又開著小酒館的冬柏,閒言閒語未曾停歇。

圖片取自《山茶花開時》官方網站

劇情吸引我的就是這樣一個怯懦的女子,卻能夠讓自己與身旁的人幸福地笑著。

冬柏曾說:
「自己夢想的工作就是當車站失物招領處的工作人員,因為每個來到失物招領處的人都會和工作人員由衷地感謝。」
自己從小到大不管做甚麼,都不曾有人道謝,除了被指指點點,無論怎麼替自己解釋、辯駁都沒人會聽。

卻是這樣的一個女子,始終沒被命運打倒,還是想著要讓身邊的人們心安地過好每個日子。

圖片取自《山茶花開時》官方網站

依附理論中提到,我們每個人都在關係中尋找安全避風港以及安全堡壘。

安全避風港指的是,當我們面臨威脅時,身旁的這個人能夠為我們帶來安全感,例如說:讓我們知道,當我們有需要時,我能夠找的到這個人,而這個人也能夠敏感察覺到我們需要些甚麼。

安全堡壘指的則是,即便在沒有威脅時,這個人仍然會在一旁陪伴我們、支持我們自主地去探索與完成我們的目標。

當我們在兒童或青少年時期,未能在親密的關係(例如家庭)中獲得安全避風港的安心,或是欠缺支持我們的安全堡壘,將會影響到我們後來與人互動、因應上的不適應問題以及困難。


圖片取自《山茶花開時》官方網站

「我走路時常常看著地上,但是這個人總讓我抬起頭走路,只要和這個人在一起,我就會覺得自己很有出息。」冬柏如是說。

過去的冬柏,總是低著頭,唯唯諾諾的與人互動,深怕自己做得不夠好,或是讓人不滿意;然而,當男主角勇識出現在冬柏的身旁後,他總是能發現她的好,他不顧一切地說要站在冬柏這一邊,不斷地要冬柏知道自己有好多優點。儘管冬柏總是在勇識面前顯露不堪的一面,勇識努力地讓冬柏知道,即使身上背負好多負向的標籤、他人的不認可,但毋須自我懷疑,要相信自己有多麼地好,不需要為了別人的意見改變自己。

「那些你對我說過的話,對我來說就像是咒語一般,因為你總是對我說好話,我的世界,好像真的有所改變了。」冬柏是這樣對勇識說的。

冬柏深刻地感受到,自己的身旁有著這麼一個懷抱,鼓勵自己去嘗試為自己發聲,為自己爭取,成為自己想要的樣子;甚至可以承認自己沒那麼堅強,能夠放心地袒露自己的脆弱,不用擔心被責罵或是被評價。

「我心想好吧,那是人家訂下的標準,我的人生要由我自己打分數,我不在乎別人的看法,只要我自認過得幸福就好。」

是呀,當冬柏已經無須擔心別人的看法時,也就能夠自己為自己的幸福定義。

這就是前文提到的,我們都需要一個讓我們安心的避風港,而這個避風港同時也能成為讓我們為自己出征的堡壘。


圖片取自《山茶花開時》官方網站

圍繞在冬柏身邊的人們,也都為了找到自己的避風港所苦。

缺乏自信的房東先生,在律師妻子面前總是抬不起頭,只好在社交場合透過撒錢,取得很多人的迎合討好;律師妻子則是囿於社會觀念的評價,苦於先生的愚笨而無法全心全意地接納先生,可惜了雙方應該成為彼此的避風港,最後這份離婚協議是否成真?

年少得志的前男友,欠缺那份對於人的敏感,無論是曾在身邊默默陪伴的冬柏、未曾謀面的兒子或是後來組成家庭的網美妻子,前男友都沒能夠用正確的方式看見並珍惜自己也深愛的人。網美妻子受困於極為焦慮的親子關係,對於自己是否值得被愛充滿了不安定感,究竟前男友,能不能夠及時學會怎麼成為他人的避風港呢?

街道巷弄間的大媽們,曾經因為冬柏的貌美以及社區的男人紛紛聚集到她經營的酒館而出現了隱隱的敵意。同為女性,冬柏對於他人的友善,以及真誠,反而讓大媽們為自己過去的行為感到不好意思,被接納的大媽們,甚至組成了保護冬柏的隊伍! 


圖片取自《山茶花開時》官方網站

「為什麼勇識能夠這麼樣的溫暖?」冬柏問。
「因為我就是這樣帶大他的。」會長(勇識的母親)答。

 當一個孩子能夠在安全地關係中長大(安全依附),對自己或是對他人,也都能成為具有同理心、知曉他人感受與想法的成熟的人。

即便是自幼成為孤兒的冬柏,也始終沒有忘記小時候深愛自己的母親是如何辛苦地陪伴自己長大,即便是酒館這樣的場所,對於冬柏來說始終是她最安心的地方。曾被母親遺棄成為孤兒的冬柏對母親說:「我不知道我恨不恨妳,但是我知道我喜歡妳。」是啊,安全避風港、安全堡壘之於每個人就是這麼樣一個特別的存在。

然後,這些曾被好好照顧過的人,他們也能繼續為身旁的人帶來溫暖,就像是劇中的冬柏與勇識。

是的,一個人肯定能成為另一個人的奇蹟。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